建工一支笔——青春,以爱之名【第三十期】发表时间:2016-11-21 编辑:  浏览量:次 分享到:
   我的青春,我的选择
    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我的个人经历也一定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哪怕它充满坎坷与曲折,纵使它不附带任何传奇。
                                                    ————题记
    童年的纸飞机划过记忆的天空,那时的云长什么样我已经不记得了,回忆落空了残年。但是那时的胡思乱想却像老照片一样被冲洗出来历历在目。
     老小区的对面是一个废弃的花园,在我童年的那段期间,败落的花园一直在交易之间荒芜着。可是这却成了我和小伙伴的游乐场,没有风吹 没有草动 没有虫鸣 没有鸟啼 没有人发现我 整个世界都留给了我。大小不一的花盆被我们堆成堡垒,大小的列国之间有着大小的战争。很长的岁月里,我们放肆而乖张。谁输谁赢在现在看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结果,但是回首看看当初的堡垒,如地基一般在我心中筑下建筑学的地基。
    童年的喧嚣娱乐最终还是被冰冷的钢笔封杀了。挂着红领巾,背着小书包,一本正经的在学校认真听课的人可惜一直都不是我。上课时间我不外乎低头在课本上涂鸦。课本上的插图一般都惨遭我的毒手,可惜没有绘画基础的我总是对不起那些大师的杰作。时间久了,一些调气的火柴人总是在不经意间被老师发现,老师看着涂鸦时的深思使我忐忑。可是结果却是我被送到了素描培训班,家母后来告诉我是老师夸我绘画有天赋,可以当作兴趣培养
时光倔强的从我指缝中慢慢流去,一滴一滴划破平静,掩面叹息,素描学习的好景不长,初中就一脚踹开了我的兴趣爱好,书本正式开始和我交往。真正的寂寞是很真实的,虽说素描的培训已经不能继续,可是涂鸦依旧出现在一页页的课本中。火柴人变成了简单的山水画,当下课时同学们围着我的数学课本上五十元背后的布达拉宫时,虚荣心便充满了我的内心。就像旅行的意义并不是告诉别人“这里我来过”,而是一种改变。这种技能潜移默化地潜入我的灵魂。
    涂鸦的虚荣已经无法满足高中的我。偷偷的,我买了手机,拿着不算很渣像素的相机,拍着不算很渣的照片。感谢我的故乡绍兴,他们所说的照片好看我知道其实是哪小桥流水的魅力。渐渐的我的摄影技术也有了提高。实在羞愧的是,我并不像电视剧或者电影里那些带着主角光环的主角。专心致志的涂鸦使我没法子心分二用来关注上课内容。成绩就此一落千丈,如滔滔江水,延绵不断。不得不说,每次老师的谈话真的很有效,羞愧的我在听了几次语重心长的教导后,成绩竟然有了进步。幸运之神再次眷顾了我,三位一体的资格被我牢牢的攒在手中,凭借着一点点的优势,我进了建筑专业。
    这么多年的涂鸦艺术熏陶,在专业课程中,我竟然有了靠前的趋势。其实早就明白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偶然不过是必然在某种介质下的一种转换形式。能遇见已经很不容易,就像对一个女孩,因为她不爱你,所以你做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不爱,所以都错。但是,爱了就是爱了。我对这个专业充满信心也充满了期待。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这是我的选择,是我现在的专业,也将是我将来的职业,更是我一生的事业。
  • 学院信箱
  • 下载中心
  • 旧版网站
  • 联系地址: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 联系电话:0577-86689611 Copyright © 2017 温州大学建筑工程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捷点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