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工一支笔——遇见相似的灵魂【第三十二期】发表时间:2018-04-23 编辑:  浏览量:次 分享到:
                                                                蓝鲸和蓝色的水晶糖
1、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一个炎炎夏日的下午,那时的我大学暑假回到老家,正坐在爷爷的杂货店里帮忙看店。
那天的天气很是燥热,老旧台式电风扇嗡嗡的运作,我抱着一把吉他胡乱弹着。店门口有一棵特别大的老榕树,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一层一层透过来,只剩些斑斑点点洒在水泥地上。望着远处的云朵和树林,耳边响着夏风沙沙摇晃树叶的声音,众虫齐鸣的声音,和着我越拨越慢的吉他声,我渐渐地眯起了眼。
一弦搭着一弦,眯着的眼里仿佛看到了荏苒,我透过阳光看到了彼岸,彼岸的人在对我招手。我想,此后的路要慢慢走,此间的少年莫忘了我。
当我再次睁开眼,就望见了他。那绝对是一个令所有人都过目不忘的小天使。
他的个头刚好高过桌子,小脑袋探过来,离我离得很近,让我能清楚地看到在阳光下他脸上的一圈浅浅的绒毛。他的眼睛是碧蓝的,头发是金色的,五官白皙而精致。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条鱼,一条蓝鲸,有着大大的尾巴,和温柔的身躯。
“你弹的是什么,好好听。”突然,他说道,用他那听起来有些胆怯却很好听的细微声音。
“嗯......好听么。”说实话我刚刚昏昏欲睡,也不记得自己胡乱弹奏的是什么曲子。
“嗯!好听!”他碧蓝的眼睛焕发光芒,声音也比之前大了不少。
“你之前在看什么?”他这样问我,说话的声音很轻,让人听了很舒服。
我在看什么呢?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抬头看向天空,阳光还是在空气里弥漫,慵懒还是在体内扩散,这感觉让我想起了大学图书馆里昏昏欲睡的下午。
也许吧,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所谓的“彼岸”亦或只是莫名的光影,说是未来不过有些牵强。
“大概是在感受时光吧。”于是我这样回答道。
他歪了歪头,又问道:“你能感受到时光吗?”
“也许吧,来,你学着我,这样深呼吸一口,你就能闻到时光的味道了。”我说着,接着深吸一口,闭着眼睛慢慢的呼出气来。鼻子里是树叶的味道,阳光的味道,泥土的味道,风的味道,很多味道夹杂在一起,说不清,但是让人很舒服。
他居然真学着我的做了,吸得还很用力,然后呼出气来。
“真的诶!我闻到了!”
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惊喜,伸手想去摸摸他金色的头发。
他一下子就躲开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道:“我不喜欢被人摸头,会长不高的。”
之后他不知从哪找来一个小板凳,就坐在我身边。我挑选了一颗蓝色的水晶糖给他,然后我弹吉他,他望着我。
花草在疯长,树叶透进的斜光迅速地黯淡,蝉鸣声仿佛加速了一百倍。我觉得自己的思绪慢慢地飘到了一片麦田上空,风吹金浪,稻草人摇摆招手。感受着时间从指间溜走,脚下云流变幻。
“我该走了,以后会再来找你玩的。”他突然说道。说完便跑开了,我拨动琴弦的手也停止了下来。
我抬起头朝他跑去的方向望去,夕阳下一名衣着考究的白发老者站在一辆黑色的老爷车旁朝着我笑。
他跑到老者身边,回头望了我一眼。老者帮他打开车门,上车走了。
 
 
2、
但我没想到的是,还真有第二次相遇。
那已经是一年后了,我在朋友经营的一家小酒吧帮忙,也和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那天晚上由于很晚了,所以酒吧的人并不多,仅开了吧台附近的几盏灯。我去端酒的时候,突然望见酒吧昏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人用碧蓝的眼睛望着我。就像黑夜里的星光,一闪一闪。
我心头悸动,这个眼神似曾相识。我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年夏天的老树,和破碎支离的阳光。
我想了想,又见他一直笑着望着我,于是去调制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端来。
我在他的对面坐下,把酒递到他的面前,随手按开了桌上的暖色台灯。橘色的暖色灯光映亮了他的脸。
在那一瞬间,我居然看呆了。
那是一张焕发着金色光芒的脸,金色的头发刚好盖过眉毛,蓝色的眼眸笑着,鼻梁高挺但鼻子很小,嘴唇也很薄,皮肤白皙而透明。他就那样穿着一件纯白色的T恤,坐在那儿静静的笑着。
“怎么了?”他笑着歪过头来。
轻柔的声音把我从回忆里拉出来。“没什么,只是感觉你很像一个老朋友。”
为什么我会说“像”这个词语,因为他的年龄看起来比我小不了多少,只是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太像了。
“嗯。”他毫不惊讶的回应道,然后开始品尝那杯蓝色玛格丽特,“有点咸味,但还蛮好喝。”
像是有很多话堆积在胸口,我却有些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我拿起挂在墙上的吉他,唱了一首歌。
唱的是留声玩具的《十二》,一首小众但感情真挚充满光的歌。
“ 你是九月夏天滚烫的浪
你是忽而大雨瓢泼的向往
你是飞跃山川河流的大梦一场
你是整夜白雪茫茫的路旁
你是南半球的年少风光
你是无言
你是对望”
那个时候像是时间突然静止了一般,像是步入了时间的罅隙。只听得见手指触摸吉他的声音,自己唱歌的声音,还有我们的心跳声。
他喝完了整杯玛格丽特,我也唱完了我的歌。
后来我们渐渐聊开了,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很自然的就说了很多。
我把内心那些从未和别人说过的话都倾泻了出来,他也是很仔细地听着。
我说我要做一名流浪歌手,去很多没有去过的地方,然后拍下所有我看到的东西,写下我遇到的人和事。
我说我喜欢的女孩她现在不喜欢我,但是我依旧会喜欢着她,守护着她,总有一天,她也会喜欢上我。
我说我见过了很多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人,但是我是不会被生活所打倒的,因为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向生活妥协,而应该把自己的生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我说我就是我,是不会改变的。
“我准备出发了。”他突然抬起头,对我说道。我看到他蓝色的眼睛里又有光在跳动。
“去哪里?”我问道。
“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他如是回答道,很认真。
我感觉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却再也没说什么。
我送他到门口,目送他远去。
 
 
3、
毕业后,我找了份与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开始过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
那天晚上来了几位上面来的领导,老板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好好表现。”于是我陪领导喝了很多酒。那是我第一次喝白酒,却不知道喝了多少,喝到蹲在洗手间,吐得死去活来。
吐完还要接着喝。
送领导走后,我独自一人回公司去拿明早就要交的还没完成的报告。
窗外下着大雨,我关闭了整个楼层的灯,按下电梯等候,黑暗中只看得到电梯闪着红光的数字,然后就是窗外无边无际的电闪雷鸣。黑暗那么浓密,压抑透不过气,我望了一眼天空,自嘲天空也不能永远地保持晴朗,遑论人?外面的雨仿佛飘进来了,寒冷像一把匕首,无声无息,刺透胸膛。我深呼一口气,看着电梯快到了,准备迈开脚。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光从门缝里倾出,把我淹没在其中。
而我在光中,看到了他。
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额前的金往后撩去,比起之前似乎又成熟了不少,只是那炯炯有神的蓝色眼瞳不曾变化。
“嗨!“我惊喜地呼道。
他却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笑容逐渐消失,眼神变得胆怯。
“你不是你。”扔下这句话,他按下了电梯关门键。
我呆呆的望着电梯门缓缓的关上,又将我置于黑暗中。
除了窗外的电闪雷鸣,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死寂。
死寂。
 
 
4、
电梯再到时,电梯里已经不见他的踪影。就像是,像是他从未出现在这里过,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也许是我喝醉了。
但是虽然我走路都走不太稳,大脑却比任何时刻都要清醒。我能清楚的听到大雨打击在水泥地面的声音,电梯下降嗡嗡作响的声音,还有我内心的哭泣声。
我自嘲地摇了摇头,喝醉的人永远都说自己是清醒的,而此刻我确实多么希望我依然喝醉?当生活开始向你展示它的荒诞,谁都希望自己能够一醉不起,当失望与挫败开始涌如潮水,谁都希望自己能够麻木不仁。
电梯门打开,我走出电梯,却被黑暗里的人声叫住。回过头,他从黑暗里走出。
他没有与我对视,径直递给我一瓶伏特加,神情有些凌厉。
“接着喝吧,还不够,喝到死吧。”
我想都没想就接过酒瓶,猛灌了一大口,烈酒灼伤喉咙,我剧烈地咳嗽,咳出几滴泪。
他抢过酒瓶,也喝了一大口。
我们就这样坐在公司楼下的阶梯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黑暗里,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沉默蔓延,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觉得很累。
直到我真的喝醉了,分不清头在哪里,脚在哪里。
眼泪一遍一遍浸润眼眶,一遍一遍流淌而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应该干嘛。
“我……我变了吗?”是我先开的口。
“我喜欢的女孩在他的学校有了男朋友,每天和男朋友卿卿我我还发朋友圈,我也只能祝福啊。”
“我一直想出去旅行写很多东西,去见很多的人和事,没错啊,我是想啊,但我也只是想想啊,我又没钱,没钱怎么出去?”
“我是想不理会一切,然后做我自己,对啊,我想啊,我是TM想啊!一直都很想啊!很想很想啊!”
“我是说过我只和朋友一起喝酒,喝多少我都愿意,我还会倾诉自己的心里话,我们不醉不休。但是领导要我喝酒我不得不喝啊!不喝我就干不下去了啊!干不下去我就没钱了啊!没钱我就没办法出去旅行了啊!”
“我!”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在我都脸上。
“你说够了没?”
“…………”
“喝酒吧。”他不知又从哪里拿来一瓶伏特加。
我接过,又是一口猛灌。
“喝吧,不要去想了。现在的你情绪太激动了,有什么明天再给我说。”他把我拉到他的肩头,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男人痛声大哭。
醉了吗?
痴人说梦话,梦中语真人。
 
 
5、
第二天早上醒来,全身疼痛。摸出手机一看,早已是中午,一连串的未接来电被我的手机静音所打败。心想肯定是这个小鬼把我的手机闹钟给关掉了。
于是也罢,开会要用的东西也没做好,会议也早已结束了,如今也挽回不了什么了。而且,我甚至并不想去挽回什么。
喝水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厚厚的信封,信封上什么也没写。
打开来看,发现是一叠照片,照片里大概是他这一年来去过的地方。
他卷起裤腿在海边沙滩奔跑的样子。
他穿戴着厨师服做糕点,脸颊上全是面粉的样子。
他背着背包张开双手,走在一处路两边都是参天大树的街道的样子。
他打着一把小伞,走在杨柳依依的湖边的样子。
他穿着一身大衣,和路边艺人一起弹唱的样子。
他一身嘻哈装,和国外的小哥一起练习滑板的样子。
他趴在书堆里睡觉,躺在麦田里唱歌,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躺在沙滩上感受潮汐,坐在篝火旁谈笑风生。这些都曾是我梦想里的样子,爱上远方。
每一张照片都像是在讲述那段时间的故事,这么多照片叠在一起,我感觉得到手中沉甸甸的重量。
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他的这些照片里并没有出现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胜古迹,却远远胜过那些名胜古迹的风景。也许他只是单纯的寻找那些美丽的东西,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
我抱着照片又躺上床,感觉真好。就像是自己曾去过那些地方,遇到过那些人做过那些事。
信封里滑出一张纸条,我捡起来,看了一眼。
“愿,身边的人是你
愿,眼前的人是你
愿,幸福的人是你
愿,你还是那个少年。”
 
 
6、
翌日早晨,我辞职了。
老板的眼神有些惊讶,心想对待这个新员工也算不薄了,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会突然辞职。但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为何,只觉得需要去这么做,然后心里突然萌生的某种东西促使我去做了。
我知道我的行为大胆得让人不敢想象,连自己也不敢想象。
于是我背着一个包,退掉了租的小公寓,留下简短的信息后,断绝了所有朋友亲人的联系,踏上了找寻他的旅途,哦,对了,还背上了我的吉他。
那时正值秋日,刚从公司出来的时候,路两边的大树树叶是金黄色的,随风在空气中打转,这让我突然有种,不,并不是悲秋之情。我走起路来挺胸抬头的,止不住的开心在脸上表露出来。夏日余留的朝阳从我背后照来,我感觉自己现在一定闪闪发光,一定特别帅,一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7、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去了世界上很多地方。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去当地的酒吧或者咖啡厅转转,询问他们是否需要驻场歌手。但是后来发现,驻场歌手也并不是一个唯一的选择。面包奶茶店的打工小哥都还不错,只是在小镇上逛逛的时间倒是变少了。
时而弹琴唱歌,时而端茶倒水,时而伴着夕阳漫步在异国小镇。
酒吧的店长是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他邀我喝酒,谈论他当年的那些想法,做过的事情,追过的女孩。眼神里全然一股“你就是当年的我啊!”这种感觉。然后非拉着我要不醉不休,否则赶我出门。
奶茶店的漂亮老板娘总是在店里没来人的时候用手撑着下巴,透过店面的玻璃窗呆呆的望着远方。她说她在看她亲爱的人,虽然我透过玻璃窗只能看到街对面的包子铺还有过往的行人。
相比而言,青年旅社的老板娘就显得风骚妩媚,每次出门的时候都能看到她在吧台扭动着丰乳肥臀,把来住房的小正太调戏得满脸通红。
谁都有一段故事,谁都曾是少年。
也会有小姑娘在我唱歌的时候跑过来,送我一些鲜花,然后我为她们唱上一首有关爱情的歌。
当然,我还会询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一个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小哥,或者现在已经是一个中年男子。拿出照片来给他们一看,见过的人大多都有些印象。于是我就顺着那些断断续续的线索,就像是随着他那深深浅浅的脚印,追随着他。
直到后来有一天,那位衣着考究的白发老者找上了我。
 
 
8、
那天天还没亮,睡意朦胧中就感觉有人在敲我房间的门,同住的舍友还在梦中说着听不懂的乡音。
我打开门,那位老者面带微笑很是恭敬的站立着。
“先生,我家少爷想见你了。”他这样说道。
我二话不说,提起背包,匆忙地留了一张便条给老板娘,门口还是那辆黑色的老爷车。
接下来是接连好几天的车途。我没问什么,老者没有说话,司机也没有说话。我就望着窗外迅速变换的风景,期待与他的重逢。我很喜悦,我想把这几年的事情一一说给他听,告诉他,这是我,是真正的我了。
我能真切得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每根血管里奔流的血液,能想象得到自己眼睛中跳动的光。
 
 
9、
下车的时候还是晚上,悬崖边生着一堆篝火,旁边是一位衣着简朴的老者席地而坐的背影。他烁。
他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碧蓝无抬着头,头顶上是星河闪暇的眼睛里露出天真无邪的笑意,与他眼角额头的皱纹格格不入,金色的头发也变得黯淡无光。
感觉时光在他的身上总是显得特别明显。
我静静地走过去,小心地在他旁边坐下,却没有说话。
那是一处很高很高的地方,周围就没有看到更高的山了。所以放眼望去,眼睛里全是闪烁的星星。
他还是望着星空,我偷偷看他的侧脸,还是满脸的皱纹,爬上脸颊的胡渣。这告诉我我并没有看错。他就是那个样子,坐在我的旁边。
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那里面还是那条蓝鲸,有着大大的尾巴,和温柔的身躯。唯有他的眼睛如初见。
可能感觉到我在看他,他头也不回的笑了,那种笑容,就像是,就像是什么都已经了然于胸的笑容。
他双手向后撑着地面,身体往后仰去,坐姿倒还是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孩。
“我听说所有死去的人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说着伸出一只手,张开手掌遮着天空,从指缝里透过去看星星。
他这样说着,说着像是从一个将死之人嘴中吐出的话。
而在下一刻,他眯上了眼,不动了,嘴角还挂着微笑。
我似乎看到有一颗蓝色的星星突然升起,比周围的星星都要亮,我的眼中只看得到那颗蓝色的星星。
感觉眼角有泪划出。
我低下头,从背包里取出吉他,轻声地哼着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唱的歌谣。
“小天使,你终于可以回家了。”
耳边是夏风沙沙摇晃树叶的声音,众虫齐鸣的声音,手指触摸吉他琴弦的声音,老旧台式电风扇嗡嗡运作的声音。
 
 
 
10、
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再睁开眼,却发现我依旧趴在爷爷家的杂货店柜台上,手中握着吉他,放在膝上。
眼前是那个隔壁邻居调皮捣蛋的小孩,剃着小光头,穿着满是泥土的白背心,脸上也都是泥土,眼睛却乌黑发亮。
他对我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心里有些失落。
侧过头来却看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条小板凳,板凳上有一颗蓝色的水晶糖。
苦笑了一下。我放下吉他,趴在桌子上,伸出手掌,透过指缝去看从树叶缝隙穿过来的阳光。
 
14土木1
上官镇涛
  • 学院信箱
  • 下载中心
  • 旧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