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评估知识
土木工程专业评估(认证)学习手册(一)
发布日期:2017-04-05 浏览次数: 分享:

一、概述
 

1、土木工程专业是我国最早开始的对工程专业的Accreditation,土木工程专业首次评估始于1995年,其他专业“工程教育认证”实施始于2006年。

2、土木工程等专业20年左右的实践为全国推行工程教育认证探索了经验。“20年磨一剑—与国际实质等效的中国土木工程专业评估制度的创立与实践”获得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土木工程专业评估(认证)实践中所实现的工程界专家实质性参与、与执业注册制度有机衔接至今仍是国内领先。

3、我国成为“华盛顿协议”(WA)正式成员,土木工程专业评估(认证)面临以工程教育认证通用标准要求的“国际大考”,成员国间6年一轮互评,以及WA组织的“飞检”!

4、“华盛顿协议”各国认证结论的互认,要求同一国家内工程教育认证实现同一组织、同一标准、同一程序。组建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土建类专业认证委员会,符合政府授权(非聘任)的非政府第三方组织的要求,采用工程教育认证通用标准,完善土木工程专业补充标准, 执行形式相同的申请、受理、现场考察、结论评审和发布程序。

二、学习工程教育认证的新理念

1、学生中心—Student Centering,SC

n  以学生为中心,不仅仅体现在“学生”一个标准项上,也体现在其他标准项中。(但注意“学生”项排在标准的首位!)

n  以学生为中心,就是评价的核心是 “学生表现”,即对学生是否获取了相应的素质能力进行评价。

n  以学生为中心,要求院校和专业必须面向“全体”学生(教学培养过程的要求指向全体在校学生、毕业要求应是全体合格毕业生)

n  是否将学生作为专业和教学工作的出发点与归宿点?

n例如:专业方向和课程的设置是考虑学生发展需求,还是有什么就提供什么?

n  是否关注了全体学生?

例如:课外创新活动和社团活动的参与面,少数学生参与及成果不是专业认证的关注点!

例如:“自主实习”和“组织实习”

n  是否关注了在校期间学生发展的各个阶段、各个环节?

n  是否建立了可行的机制保障学生发展?

n例如:有要求吗?谁来做?做什么?什么时候做?做了有无成效?成效用什么来说明?

n  教师是否明确“学生中心”的理念在教学和培养中如何体现?是否对教师关注全体学生发展提出了具体而非抽象的要求?……

2、成果导向(目标导向)—Outcome Based Education, OBE

n  以学生为中心的工程教育认证的根本目的,是促进或提升“教育产出”即成果(学生学到什么),也即OBE,而非“教育输入”(教师教了什么)。

n  什么是工程教育认证的“成果”?就是面向全体合格毕业生的培养目标和毕业要求,其集中体现了学校和专业究竟能使学生走向工程职业岗位时具备什么素质和能力、并且这些“期望”、“承诺”的素质和能力确实成为了学生表现的现实(包括毕业时和毕业后一段时间),这是认证的出发点和考核点。

n  认证标准的其他内容是否满足要求,都是以其对培养目标和毕业要求的贡献度为依据的。

n  “华盛顿协议”所承认的,就是经过工程专业训练的学生具备了怎样的职业素养和从业能力;因此毕业要求的达成状况,就是“华盛顿协议”互认的基础。

n  有没有将支撑培养目标的毕业要求分解到每门课程和相应教学环节中?从另一角度:必修课程设置中有没有与毕业要求无关联的课程?

n  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过程等怎样具体服务于毕业要求的达成?

n  教师除了知道“为什么教、教什么、怎么教”以外,如何帮助学生达到预期的学习成果?如何评价和判断“学生学得怎么样”?

n例如:如何进行课堂表现、作业及其他课外要求、考试的检查、记录、分析、反馈?

n  专业是怎样要求和把握教师对此的实际理解和实施的?

n  通过哪些途径来判别教学达到了预期的学生学习成果?

n  学生是否参与、如何参与基于学习成果的有效性评价?

表1成果导向教学体系与传统教学体系对比


基于成果导向的教学体系

传统的教学体系

课程体系按照期望学生达到的毕业要求(包含知识、能力和素质要求)进行组织

课程设置主要基于知识系统的完整性(实际操作上多少还照顾了老师想上、能上什么课)

教学重点关注output:学生怎样取得学习成果,实际学习成果如何,怎样评估学生的学习成果

教学重点关注input:教学内容(教什么),课程强度(教多少),授课方式(怎么教)等

教学组织体现以学生为中心,激发学生主动学习和有效学习,教学过程突出学生深度参与、与实践体验的紧密结合以及批判性思维养成等

教学组织表现出以教师、教科书、教室为中心,学生作为被动的单向的接受者,缺乏考虑学生深度参与的教学过程设计,有限的课堂互动通常止于低层次思维

以学生学习成果的评价改进教学;用多种方式评价;跟踪、反馈、改进等形成持续改进的机制

评价重点在于教得如何(各种评教指标)

3、持续改进 — Continuous Quality Improvement, CQI

n  工程教育认证制度本身的一大重要特点就是持续改进的质量文化。

n  认证标准并不要求专业目前必须达到一种较高的水平,但要求专业必须(1)对自身在标准要求的各个方面存在的问题具有明确的认识和信息获取的途径,(2)有明确可行的改进机制和措施,(3)能跟踪改进之后的效果,(4)并收集信息用于下一步的继续改进。

n  工程教育认证7条通用标准中,除了“持续改进”自身外,其他6条均贯穿了持续改进的理念:专业应具有各种机制、制度、措施,保证以学生为中心、以成果为导向的教学、教育、培养过程和结果得到跟踪、评价与改进。

n  有没有对各个教学环节的质量要求?怎么体现的?

n  质量要求的实现是不是周期性的进行了评价?

n  谁实施评价?评价有没有反馈?谁负责反馈? 反馈后采取了什么措施?评价、反馈、改进有没有记录和分析?有没有指定人员专司或主司该项工作?

n  对毕业生有没有制度性的跟踪和反馈?

n  专业的改进,包括培养方案、课程设置、实习环节、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师资队伍建设、资源条件保障等等,是怎样根据质量跟踪和反馈予以调整的?、

4、在工程教育认证新理念指导下进行土木工程专业评估(认证),其根本作用:

n  切实改进专业教育与教学

n  有效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n  使学生符合毕业要求,达到培养目标,成为适应工程界需要的合格人才,成为能够全球流动的高质量工程专家

n  也帮助专业、学校提升办学水平,赢得更高社会声誉

上一篇:工程教育评估(认证)工作指南
下一篇:没有了